微博麻豆原创传媒映画

多谢jz老司机大佬的盟主打赏!

多谢千世离雨大佬的万赏!

目前欠债(151/460)……

——-

姑娘都装船后,护卫起了锚,从洞庭湖往上游走,前往三百里外的岳麓山。

楼船缓缓离岸,许不令回到了书房之中,拿出了出门前准备好的舆图,在满图的红圈圈上划掉了君山岛。

船上现在人挺多了,不过能陪他解闷的没几个,大小宁自不用说,陆姨还在屋里怀疑人生,宝宝白天从来不亲近他,和钟离玖玖待在一起折腾面膜洗发水,唯一能陪着乐呵的只有满枝和小夜莺。

夜莺乖巧的很,除了习武和读书没别的爱好,两个人正在露台打坐,未过门的媳妇便背着定情信物跑过来了,和往日一样走来走去讲着故事,意思却是明明白白。

夜莺表面半点不在意,实则对这种书上见过的神兵利器馋的要死,旁敲侧击以练剑的借口想借过来耍耍。

满枝自然是装作听不懂,一副“让你比我厉害,我馋死你!”的模样。

许不令对此乐在其中,也不打岔,就看着两个小姑娘明争暗斗你来我往,不知不觉间便到了晚上。

船只可以昼夜不停的航行,此时刚刚进入湘江,沿江两岸灯火星星点点,皎洁月色下依稀可见秀丽山水。

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

萧湘儿的名字便有湘江之水的意思,到了这个地方,还颇有兴致,站在船尾的露台的围栏后,举目眺望远方的景色,一袭红裙随风猎猎,红木小牌挂在腰间,葫芦般的身段儿在昏黄灯火下颇为勾人。

许不令关上房门,走到了露台上,从后面环住湘儿的腰肢,下巴搁在肩膀上,顺着目光看向漫漫夜色,柔声询问:“宝宝,想什么呢?”

萧湘儿稍微扭了下,如杏双眸中带着几分不悦:

“别上来就动手动脚。”

“那我动嘴了……”

“你……”

萧湘儿终究是认怂,也不挣扎了,在怀里转了个身,和许不令面对面,目光审视:

“许不令,你前天晚上,是不是对红鸾做什么了?”

“呃……”

许不令眨了眨眼睛:“就吃了个饭,吃完就回来了,我能做什么……”

萧湘儿半点不信:“昨天要回京城也罢,从昨天到现在红鸾都怪怪的,问她也不说,就一个人坐在屋里,肯定有事儿……你是不是占你姨便宜了?亲她了?还是动手动脚了?”

“……”

许不令讪讪笑了下,凑过去想堵嘴。

“你别来这套……”萧湘儿捂着许不令的嘴,蹙眉道:“我是为你们好,若是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去笑话她。以前我无地自容的时候,她都笑话我,笑话几次就不脸皮薄了……”

许不令脑壳痛,抱着湘儿柔声道:“宝宝别闹了,日子长着,这些事以后再说。”

“你就护着她吧,有本事别碰我,我看你能憋多久……”

萧湘儿嗔了许不令一眼,抬手轻推。

许不令叹了口气,抬手就在臀儿拍了下,宝宝瞬间老实了,不情不愿的靠在肩膀上,任由许不令动手。

本来这该是一个正常的夜晚,两个人搂着走向里屋,半途袍子裙子便落在地上。可还没躺下,萧湘儿便是一愣,继而把许不令猛的推开了。

许不令光着膀子,有些茫然:“怎么了宝宝?弄疼你了?”

萧湘儿穿着荷花藏鲤,天气有点冷,抱着胳膊打量几眼,便走到了许不令的身后,看着宽厚脊背上的几条抓痕,脸色渐渐狐疑起来。

许不令表情一僵,暗道:完了……

“许不令!你…………”

萧湘儿又不是雏儿,岂能不明白背上的抓痕怎么来的,连什么姿势都能想象出来。

前天晚上两个人在一起,就昨天晚上许不令彻夜未归……

放着这么大一船女人在屋里,竟然跑出去偷吃,偷吃也罢还瞒着我,实在是……

许不令头皮发麻,忙的回身抱住湘儿:“宝宝,你听我解释……”

萧湘儿扭动肩膀,没能挣脱,便用力在许不令脚上踩了下:“你解释什么?说,你昨天晚上和谁……”

话到此处,萧湘儿恼火的面容忽然一凝,蹙起眉头,觉得有点不对劲——昨晚许不令和宁玉合彻夜未归……

!!!

萧湘儿瞪大眸子,用手捂住嘴防止叫出声,不可思议的看着许不令。

许不令知道不用解释了,微微摊开手:“嗯……我也不想,是师父她强行要……”

“我呸—”

萧湘儿瞪着眼睛憋了半天,左右看了看,才小声道:“你是不是人呀?宁道长是出家人,逃了圣上的婚,还是你师父,这你都敢碰?”

许不令有些尴尬,抱着湘儿坐下,轻声道:“这事儿说来话长……”

“那你就慢慢说。”

萧湘儿坐在许不令腿上,抱着胳膊一脸审视模样:“你不说清楚,我告诉红鸾了,她又多了个姐姐,肯定开心的很。”

许不令无可奈何,将昨晚宁玉合灵机一动的事儿讲了一遍,然后道:

“……这事儿千万别说出去,会死人的。”

萧湘儿蹙着娥眉,很是意外:“宁道长看着清心寡欲,没想到这么饥渴,连徒弟都……唉~算了,没去逛青楼就好,我可和你说清楚,我萧湘儿不是随便的女人,你要是碰那些个不干净的女人,这辈子都别想再见我……”

许不令能说什么,轻轻笑了下。

萧湘儿待在后宫为一国之母,后宫除了正宫其他是妃子,善妒只会降自己身份,对于帝王三妻四妾本就不怎么在意。此时思索了下:

“你都把人家那啥了,总不能她让你忘你就真忘了,迟早还不是得进门……要不要本宝宝帮你劝劝她?”

“不用,现在一劝,她准跳江。”

萧湘儿想想也是,思索了下,又道:“那个新来的宁姑娘,是她徒弟吧?你不会连想把人家师徒两个……”说道这里,萧湘儿摇了摇头:“也是,你连我和我姐都想那啥,更别说一对儿师徒了……”

“宝宝别瞎想……”

“切~……”

萧湘儿还想询问天下第一美人和她比起来如何,房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继而敲门声响起:

咚咚——

萧湘儿连忙起身,略显扫兴的把裙子披在了身上。

许不令则有些莫名,回过头来:

“谁?”

宁玉合的声音传来:“令儿,是我,有事儿和你聊聊。”

??

这大晚上的……

许不令表情古怪,下意识的看向了宝宝。

人家都来了,湘儿也不好说什么,转身掀起被子钻进去,背对着许不令不搭理。

许不令揉了揉额头,穿好袍子快步走了出去……

请假一天

在写第六卷细纲,还没写好,赶工出来没质量,请假一天,实在抱歉了。

《世子很凶》请假一天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世子很凶》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