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友吧小草app

() 距离黎城不远的一座山的某处山洞内,一口锅里的血水在火焰的高温蒸煮下,不停的冒着气泡,血腥味极为刺鼻,时不时还有属于人类的断臂残肢浮现。

锅的旁边一个面容阴沉的老者不停的搅动着锅里的血肉,偶尔还会发出陶醉的声音。

魔修这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紧接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中立时浮现出阴狠之色,恶狠狠的看向黎城方向的赵家。

老者顾不了许多,即刻丢下正在煮的东西,手一挥一道魔气浮现,眨眼间便遁入了那团魔气之中,只带了腰间的葫芦直奔向赵家。

没多久便出现在了赵彦河的面前。

此时赵彦河正在清点从魔修那里得来的好处,做着发财梦,就见一团黑气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黑气散去,老者的身形也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赵彦河惊疑不定的看着那老者“不是说晚上来么?你怎么白天就来了?来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周围?别被人盯上了。”万一有人告发到沧澜宗他就死定了。

魔修却不听那赵彦河嗦些什么,直接用魔气卷住他就要把他拖到地下室。

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他的身前便出现了一个小少女。

小少女御剑飞在半空中,迎风而立,风将她的头发和衣摆吹得飒飒作响,右手手执一把银色的长剑,剑身覆盖一层冰霜,显然已经有灵气注入。

小少女的眼中尽是一片凌厉之色,这辈子,她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赵彦河有些害怕的想往后退,但是旁边他又被那道魔气缠的紧紧的。

少女是森林中起舞的精灵

那魔修冷笑一声“果然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是不好用。”这话听得赵彦河冷汗都下来了。

不知道这魔修说的是那锁灵链还是他自己。

不过很快他就无暇顾及了。

只见苏玖一道剑光劈来,剑气如虹,凌厉至极。

老者暗暗吃惊,明明只有筑基初期,但是灵气已经如此精纯了么?

老者面上划过一丝喜意,这样的修士吃了,可比吃一百个凡人少女有用多了。

一根黑色的魔杖突然出现在了老者的手中,魔杖顶端是属于人类的额骷髅头,骷髅头位于天灵盖处镶嵌着一颗绿色的珠子。

在老者的操控下珠子微微发出绿光,只是因为周围有魔气环绕着珠子,给这份原本纯粹的绿又添了几分诡异。

苏玖撇了一眼那绿珠,心下暗惊,木灵珠?

不过这已经是一颗被侵染的木灵珠,现在它在魔修手里之所以威力不大,是因为它还未被彻底侵染,但是当木灵珠被完被魔气同化的那天,也是它变为木魔珠之日。

到那时,怕是苏玖也难以对付面前这个老头。

只见老者挥动着法杖,立刻有三道魔气朝着苏玖的方向飞来。

苏玖运起轻身步灵活的躲避着魔气,顺便利用冰系剑气剑气将其一一打散。

空隙之余,苏玖甩出多道冰刺飞向那魔修,魔修也不是吃素的,知道躲不掉立刻摘下黑色的斗篷,在身前画了一个圈,紧接着就见苏玖所射出的冰刺,部被斗篷包裹在内。

两人斗的几乎不相上下之时,赵彦河身边走过来了几个赵家之人。

赵彦河小声吩咐道“将监狱里面那几个都给我压出来。”

随即面上带着几分阴翳和恐惧的看了一眼和那魔修缠斗的苏玖,他没想到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而已,居然能和这个魔修打的不相上下,“我就不信,堂堂沧澜宗这种名门正派的修士会弃无辜的生命不顾。”

这个少女,必须死,不然,死的就是他了。

只是赵彦河想的很好,压少女们做人质,逼苏玖停手就范。

却没想过苏玖早就对他们有了防备。

很快赵彦河派去的那几个人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带头的人强忍身上疼痛回道“那几个人被围在一个金色光圈内,只要我们一踏进去,就会感觉身上如着了火一般。”

赵彦河看着下属身上那些被烧伤的皮肉有些恶心。

“随我去看看。”

那下属明显被烧怕了,有些瑟缩,但是想到面前这人是家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地下室内。

几个少女连同一个男修抱团坐在苏玖所布置的阵内。

阵盘不大刚刚够罩住几个少女和一个男修,上面刻有繁复的阵纹,一闪一闪的闪着金色光。

男修看着阵法上的阵纹,目光闪了闪,诧异之色一闪而逝。

其他女孩子也有些好奇的盯着上面的阵纹看个不停,毕竟很多凡人女孩子都是第一次接触修真界的东西。好在他们还算乖巧,都听了苏玖的话没有伸手去触碰阵纹。

紧接着没多久,几人便听到了一堆脚步声,女孩子们立刻又绷紧了一张张小脸。

赵彦河试探的伸手碰了碰那金色符文,手指立刻被烧伤了一块。

他黑着脸狞笑着看着阵中的人,“我劝你们还是自己乖乖走出来,你们那个同伴已经自己跑了。你觉得她会救你们么?别天真了!修真界从来都是残忍的,自己有逃命的机会谁会顾得上一群陌生人。”

“不过如果你们肯自己走出来,我倒是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听完赵彦河这番话,果然有不少少女脸上出现了动摇之色。

只有那个叫林妙妙的小姑娘和那个男修不为所动。

林妙妙嘲讽的笑了笑,然后脆生说道“你这些话也就能骗骗我爹那种傻子。”

赵彦河怒道“你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妙妙又道“如果你能给我解开我的三点疑惑,我就走出这个阵法。”

“第一点,她即是自己想逃走,为什么还给我们布置阵法保护我们?”

赵彦河清了清嗓子“如果她私自逃走,又不肯做做样子,你们大喊大叫,我们岂不就立刻知道了?她哪还有机会逃走。”

林妙妙笑了笑,“以她的修为,在我们大喊大叫的时候早就可以跑的无影无踪了。你真当这里都是凡人,没一个懂的么?”

赵彦河脸色黑了“臭丫头!你…”

林妙妙却丝毫不在意他的威胁,打断了他的话“第二点,你和那魔修来见我们的时候,向来形影不离,如今却只有你一个人过来,请问那魔修呢?”

赵彦河装傻“这和魔修有什么关系,抓你的是我,那魔修只是帮我抓人而已。”

这回不只是林妙妙脸上带了鄙夷,他发现其他的少女脸上的动摇之色也渐退。

赵彦河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又听林妙妙继续问道“第三点,你爹知道你这么蠢么?”

后面几个女孩子直接笑出了声。

而赵彦河生吞活剥了她们的心思都有了。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