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香蕉app

于小奇都快给楚蕴跪下了。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他服……

地上的乔如风气得满脸扭曲。

指着楚蕴,“贱人,你再给老子胡说八道,我啊……嘶~艹。”

楚蕴一脸无辜。

“我没有胡说啊。”

“同志,他真的是个变态,他手里还有刀,是凶器。

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也不知道我弟弟会不会也……”

于小奇:……

一脸惊恐,“对对对,我害怕。”

其他人:……

一看。

清纯美女清澈眼眸凌冽眉眼画室写真

刀还真的在乔如风手里。

乔如风紧紧握着刀柄。

操,贱人。

“对了。”楚蕴一脸后怕。

“同志,他们还绑了我弟弟的女朋友,应该还在会所里。”

队长:???

不管真假,搜吧。

万一真的呢,解救人质要紧。

“一会儿你们去局里做个笔录。”

楚蕴点头,“好的好的,一定配合。”

乔娜都快气疯了。

“于漫,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

还没等乔娜说完,楚蕴就委屈巴巴的道,“同志,你看,她是那人的妹妹,我怀疑他们有家族遗传性精神病。”

乔娜:……

队长:……面无表情。

直接让人搜。

于小奇担心白衣衣,也要跟着去,被拦下来了。

“干什么?就在这等着。”

房间里。

李华静静的坐在白衣衣旁边,“想好了吗?”

“你要知道,多在这里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不如先跟我出去,等你安全了,于小奇也不用再冒险。”

白衣衣咬着唇,半响,点头。

“好,我信你一次。”

再怎么他也是小奇姐姐的男朋友,虽然和乔娜牵扯不清,但是对女朋友,应该还是有感情的吧。

不然也不会任由小奇姐姐骂的像个孙子。

李华心里一喜。

连忙给白衣衣松绑。

绳子还没解开,就听到砰的一声,一群人冲了进来。

白衣衣惊讶过后,就是狂喜。

“同志,同志,快救我,我是被绑架的。”

一群人:还真是被绑架的。

看着李华,那这个一定是绑匪了。

二话不说,拿下。

李华:“喂喂,你们干什么?”

有人冷笑,“干什么?绑人你还有理了?”

不忘安慰人质,“小妹妹别害怕,没事了,你的两位朋友报,警了,他们也在外面。”

李华看着白衣衣,“喂喂,你快跟他们说啊,我不是绑匪。”

刚得自由的白衣衣一颗心早就扑到于小奇身上了。

他没有骗她,他真的来救她了。

一得到自由,直接往外面冲。

根本没听到李华说了什么。

李华:……

白衣衣满心欢喜的跑出来。

一到大厅,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再看地上的惨烈场景。

呕……

白衣衣一张小脸卡白卡白的,哆嗦着嘴唇,“这…..这是……”

公职人员肯定不会这么暴力的。

就算暴力,也不是这种暴力法,所以,这群人渣变成这样,是于小奇和他姐干的?

这样做真的没事吗?

领队指着楚蕴和于小奇,就问白衣衣,“他们是你的朋友?”

白衣衣心里咯噔一下,“是……”

这一点其实领队心里不怎么怀疑,毕竟于小奇报,警是事实。

现在最关键的是,地上这群人究竟是谁弄的。

看着都疼。

精神病发作?

呵呵。

领队怀疑的目光在楚蕴和于小奇身上扫来扫去,着重打量了楚蕴好一会儿。

就看对方豪不心虚的看过来。

“队长,我怀疑这家会所非法交易,我要举报。”

领队:???

楚蕴又说了,“能干出绑架这种事,能是什么正规场所。”

非常理直气壮。

领队:好像也对。

那就再搜。

地上的乔如风疼的冷汗直冒,死死咬着牙,搜?

他会所里可是有不少的……

但是现在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乔如风艰难的开口,“送我…….去医院。”

“快点。”

再不去医院,都要坏了。

领队瞥了他一眼,“等着,已经叫了救护车了。”

又看了看他身下,很是怀疑,就算给接上了,那玩意还能用?

没过一会儿,救护车到了。

地上的人一个个被搬了出去。

领队对着楚蕴三人道,“跟我们回局里一趟吧。”

分开审,总能审出点问题。

楚蕴一脸大公无私的表情,“当然,这是我们的义务。”

留下一些人继续搜查,领队就带着楚蕴三人回局里。

还在车上,就听搜查的人打来电话。

“队长,查出不少违禁药品,这是个毒,窝,甚至还涉嫌拐,卖,妇女。”

领队脸色一沉,还真有东西。

直接下令彻查。

这一查不得了,疑似sss级通缉犯的秘密产业,乔如风和乔娜是通缉犯的子女。

很快,凶器上的指纹也检测出来了,的确只有乔如风的指纹。

领队:……

还是不对劲。

但是审了半天没审出所以然来。

姐姐态度端正,滴水不漏。

弟弟一副惶恐到至极的样子,只知道重复对方神经病,被吓坏了。

至于白衣衣。

也查出来了,大佬的孙女。

这位大佬还不是一般的大佬。

再说白衣衣本来就是受害人,也不在现场。

果断放人。

队长亲自把楚蕴三人送出来。

目光还是落在楚蕴身上,颇有深意的叹息一口气。

“于漫小姐,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楚蕴微微一笑,“这是我们身为公民应尽的义务。”

领队目光闪了闪。

呵,算了,就算有问题又怎么样,逮不住证据。

而且,对方本来就罪有应得。

如果今天没有这姐弟两,他们根本发现不了这个一个秘密窝点。

一个自卫过当,和一个身上背了命案,甚至可能牵扯出一个跨国团伙的案子。

孰轻孰重显而易见。

领队挥挥手,转头就上车走了。

有大案,忙着呢。

于小奇后怕的拍着胸口,“呼,吓死我了。”

看着楚蕴,“你真是于漫?”

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穿着打扮跟换了个人似的就不说了。

还说他有什么血光之灾。

好吧,如果没有于漫,他估计是糟了。

但是,最重要的是,于漫这一身身手哪来了?

他堂姐连跆拳道都没学过。

楚蕴,“如假包换。”

于小奇:还是不信。

“我要不是你姐,管你死活。”

于小奇:……好像有点道路。

“可是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楚蕴神秘一笑。

“高人让我来拯救你,所以赐予我一天的神力。”

于小奇:……

白衣衣:……

()

搜狗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