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最新appstore

李白,小王,老张三个彼此面面相觑。

说好的兔兔可怜呢?

直接就吃啦!

李白清了清嗓子,说道:“冷吃兔就冷吃兔,剥了皮,先放到冰箱里,皮子你还要吗?我找人帮你鞣制一下。”

“嗯嗯!”

小护士猛点头,兔兔很可爱,做成菜放到碗里会更可爱。

一点儿都不残忍,许多华夏人,只要是汉族都会这么想(还是有部分民族因为宗教习惯不吃兔子)。

李白先把兔子拎到一边,摸了摸狗头表示鼓励,洗了把手,继续捯饬案板上的猪头,将猪舌头和猪脑子从头骨里面掏出来。

猪脑子单放到小碗里,用料酒和姜片先浸着,别看猪头挺大,但是脑子却很小,两勺就能给挖没了。

尽管胆固醇含量很高,但它并不是坏东西,只是过量了会对健康造成影响,却很适合小孩子吃。

将猪脑放进冰箱待用,李白用柴火土灶上的另一口大锅焯大猪脸。

猪头肉就是猪脸肉,包括了耳朵和拱鼻,通体富含胶元蛋白,老少皆宜。

美模李颖芝美艳家居风情写真

口感最好的吃法是用盐和酒搓了,在冬天的时候晾上大半个月,变成腊猪脸,用香柏叶熏一熏味道会更好。

想吃的时候回锅一蒸,再切片装盘,那是一等一的美味。

焯完猪脸后,大锅换水,配好八角、桂皮、姜片、葱结、香叶和肉蔻等调料,倒上一些料酒,大火开煮。

弄完这些,李白才回过手来收拾警犬路虎意外逮到的兔子。

尽管苏眉自称会做冷吃兔,仅限于现成的兔肉和调料。

弄其他调料还行,但是剥皮和去内脏就不行了。

趁着兔子还剩一口气,刀光乍闪即逝,直接放了活血,一旦死透了再弄,血都凝固了,肉味儿要变。

兔子皮最好剥,一刀划开膛线,顺着薄薄的脂肪层轻轻剔开,就能轻而易举的将整张皮子一点点给脱离下来。

至于如何鞣制,估计还得百度一下,待剥完后,兔皮就被李白丢进储物纳戒,随时都能够拿出来处理。

待到中午时分,三进大院的四个小院子里纷纷飘出各种食物的香气,烟囱里面炊烟袅袅,许多在家里就能操持起来的人,在这里也同样能够驾轻就熟。

所有人都合计了一下,干脆不再分四张大桌子,而是采用自助餐的形式,将各自烹制的菜肴摆到一起,根据自己的喜好取用。

老张爱人的蒜香排骨,李白的卤猪头肉,还有小护士苏眉的野菜,自然十分受欢迎,各色蔬菜瓜果同样十分丰盛。

调到焦虚障碍科担当科室主任的乔尚阳一手厨艺也出乎意料的不错,口感酸酸甜甜的糖醋里脊和糖醋排骨,都被小朋友们瓜分的一干二净。

还有葱油爆猪脑,一个小朋友就一小勺,最多尝个鲜就没有了。

用茅台酒、醋、野山椒和盐泡的醉虾,蘸点儿蒜泥,最受几个老酒鬼们的欢迎,一口小酒,一口鲜活的醉虾,那叫一个美滋滋。

警犬路虎同志的伙食由小王亲自负责,他带了公安局配发的专用狗粮,狗子的伙食标准不是一般的高,没人敢乱喂东西,万一吃坏了算谁的?

警犬的午餐是一袋颗粒湿粮,三文鱼口味的,还含有鸡蛋成份,还有一个肉罐头,纯牛肉的,掺淀粉糊弄狗子的都是王八蛋。

这罐头可贵,比小白猪,郁金香和斯帕姆之类要高级多了,专门为工作犬制作的,淀粉含量较少,不容易发胖。

狗不能吃的东西比较多,像生鸡蛋,番茄,各种葱和蘑菇,这些都不会存在于狗粮当中。

“领导,您吃罐头吗?”

路虎湿漉漉的鼻子顶着小王的手,不断舔着嘴巴,小王同志用力拧开了罐头,好奇的抠了一点儿肉末塞到嘴里,咂摸了一下,随即皱起眉头。

“啊呸!什么破罐头,都没个咸淡,回头我替您举报它去,差评,必须差评。”

宠物犬的罐头用的是边角料,但工作犬的专用罐头绝对是好肉,虽然是给狗吃的,但是卫生标准完符合人类食用的级别,有的甚至要求更高。

幸亏是用标准专用狗粮喂食,按照宠物犬的饲养方式,路虎同志恐怕早就被小王喂废了。

在烹饪方面没有帮多大忙的顾紫莺还是尽可能的协助打下手,这会儿正忙着上菜,恰好巧见小王这货正偷尝狗粮罐头,不禁没好气地说道:“小王,赶紧洗手去,帮我端菜,多大的出息,偷吃狗粮!”

自助餐的消耗速度极快,往往一盘菜上来,没一会儿功夫就会分的干干净净,没有做菜的人就负责端菜和洗碗筷。

“来了来了。”

小王连忙将罐头里的牛肉部掏出来,倒进路虎的另一只饭盆里。

早已经饿坏了的警犬连忙低下头大嚼起来。

猫狗都有护食的天性,这个时候是不能再碰它们的饭盆,就算是主人,也很容易被咬上一口。

喂完警犬,小王连忙去给女朋友帮忙。

中饭结束后,所有人也不再分四组人马,基本上各自为战。

有的见小王的女朋友顾紫莺从村里的柿子林打了好多吊柿子,颇为心动,于是呼朋唤友的一起去打柿子。

虽然柿子林并不属于永凌农庄,而是梅家岙所有村民共同拥有的公产,不过村里人并不介意这些难得来一趟的客人们带些柿子回去,每人拿个十斤八斤的根本不算什么。

柿子林每年都能够结出上千斤的吊柿子干,几乎大部分都会烂在树上,或者是地里,又或是被馋嘴的鸟雀当作冬季的储备粮吃掉,真正被人吃掉的,只有一小部分,最多两三百斤的样子。

连村里的孩子都不喜欢拿柿子当零食,偶尔吃一个两个还行,天天吃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有的借了永凌农庄的钓竿,跑到水电站的水库边去钓鱼。

尽管今年刚放了鱼苗,水里面基本上都是小鱼,还有些虾蟹和王八,数量不少,每个星期都会人工撒放饲料,如果要等到完成长起来,至少得三年以上。

不过梅家岙附近的自然水系里面还是有一些大鱼存在,偶尔会趁着暴雨涨水,意外游进水库内。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钓上一条尺把长的大鱼上来,钓不到也没关系,无非是钓个乐子,享受的是钓鱼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有的人在村里和农庄附近闲逛,就像王选和顾紫莺这两位,被狗带着沿田梗小路漫无目的的乱转,享受难得的两人时间(撒狗粮秀恩爱)。

有这份闲心情的,基本上是以情侣居多,差不多有那么两三对的样子,永凌农庄恰好遂了他们的愿。

年纪大些的,腿脚不像年轻人那样有力,干脆留在大院子里,就在紧挨着花池的前厅,摆开方桌和长板凳,凑齐人数搓开了小麻将或者打起扑克牌,再泡上一杯浓浓的绿茶,相当安逸的很。

有的则继续一头扎进农庄的菜地,挑挑拣拣,不光是为了准备晚饭所需的食材,还打算采摘一些新鲜蔬菜回去。

李白早就放下话来,只要拿的动,随便摘,不要钱。

永凌农庄的产出除了供应给昆仑妖域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和永凌武道健身馆的食堂,以及李白和肖江南个人家里以外,还没有找到其他足以消化大量产出的渠道。

小朋友们,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熊孩子们扎堆一起搞破坏。

往水塘里丢石块,噗通老大一声,水花四溅,然后一个个傻笑的东倒西歪,特么都带着精卫血脉,还知道填池塘。

用小石块砸那些可怜的鸡鸭,鸡舍里就像炸了窝一样,刚下的蛋都不知道被踩破几个,反正没个数。

可怜的小鹌鹑们没地方可以逃,有好几只被捏得翻了白眼,明显是活不成了。

大鹅们是惹不起,只好绕着走。

菜地里那些不会动的蔬菜们就惨了,刚挂的黄瓜不知道被哪个小朋友给偷偷啃了一口,幸亏没洒农药,不然就等着肚子痛吧。

大的,小的,红通通的西红柿飞上了天,在粉白的墙上留了个大红印,这是瓜果大战拉开了序幕,还有熊点儿的抱起老南瓜打着冲锋,不知道要炸谁的碉堡。

许多叶菜上面被戳的是眼儿,地里的白萝卜……呃,今天晚上有萝卜吃了,因为给拔出来了,田里的土松,四五岁的孩子都能轻而易举的拔出比他们胳膊腿儿还粗的萝卜。

还有刨地瓜的,一个藤一拽,就是一连串,也当成“土炸弹”丢。

小孩子们不知道个好歹,爹妈又不在边上,有一两个皮点儿的带头,集体跟着祸祸农庄。

直到有家长察觉了,一通喝斥,这帮小崽子们立刻一哄而散,留下一片狼籍。

幸亏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农庄,这些家长怕不得要破财赔上一大笔钱。

看到如此惨烈的“犯罪”现场,为之心疼的马靖经理当即作出了一个决定。

多多养鹅,村霸永远是熊孩子们的克星。

李白倒是准备拎着小塑料桶,再到溪沟里去摸螺蛳,或者到田里捡些田螺,正要出门,就被一群人给堵了回来。

标签:

Related Post